当前位置:南渡水>其他类型>主母乱杀奸臣撑腰,逆子重生后慌了> 第58章 梁栖月第一次亲手杀人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58章 梁栖月第一次亲手杀人(1 / 2)

徐娇痛苦地翻腾着身体。

“唔!呜呜呜——”

然而每次挣扎,都是对骨头的再一次损伤。

许是幅度大了些,梁栖月给她的那支紫毫不慎从领口滑落。

徐娇见状,心中一惊。

她瞬间忘却了身体的疼痛,拼尽全力向前扑去,整个人趴在上面。

死死护着。

徐泽看着徐娇拼命保护毛笔的样子,眼中闪过一丝狠戾。

“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贱人,那老子先收拾了你!”

徐泽怒吼着,粗鲁而狠辣地,开始撕扯徐娇身上的衣裳。

徐娇的身体在徐泽的暴力下不断颤抖。

但她却始终紧紧护着毛笔。

“啪嗒。”一个红色的小布袋被扔了进来。

看颜色,像女子用的香囊。

徐泽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,他低声喝问:

“谁?”

他踩了一脚红色布袋,确定是一个普通香囊后,将之踢开。

而后大着胆子,接近佛龛那面墙。

然而还没走几步,就浑身一软倒在地上。

“什么人……”

他不甘地问了一句,彻底不省人事。

随后,梁栖月和苏合出现,她们用浸了水的手帕掩住口鼻,迅速将徐娇抬了出来。

因此时徐娇呼吸微弱,嘴里也被堵了布子,吸入的迷药不多。

出来没缓多久,就已经清醒过来。

看到梁栖月,徐娇哭了。

梁栖月以为她是疼的,或因被徐泽侮辱殴打而哭。

没想到徐娇用左手,颤颤巍巍掏出紫毫,看到笔断成了两截,脸上满是绝望。

“我、我辜负了您的一番心意……”

见状,梁栖月叹了口气。

她解下自己的披风,盖住徐娇衣衫不整的身体。

“你先回去休息,我已经让人叫了大夫。发生这样的意外,是我对侯府管理不严,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,并让徐泽再也不敢如此放肆。至于这样的笔,我那里还有很多。”

看来平时徐娇在徐家的日子,实在难过。

她已经将往后日子的盼头,全部期冀于这支紫毫上面。

须得先稳住她的情绪。

否则这件事,还会继续往更加恶劣的方向发展,从而牵扯众多,超出她的控制。

怎料徐娇面色灰败下来。

她勉力挤出一丝笑容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“谢谢姑表叔母,娇娇还有东西落在了里面,要进去找找。您先回去吧,听说今日来了许多人,您长时间不在怕是不好。等我找到东西,自己就能回去。”

说着,徐娇摇摇晃晃起身,就要重新进入佛堂。

梁栖月冷眼瞧着她决绝的背影,没有丝毫委婉地开口:

“到底落了什么东西,这么当紧。徐娇,你当杀了他一个,以命换命,便是大仇得报,从此了无牵挂?如果没有徐家背后纵容,他又怎么敢在今天这个日子,对你做出这种事情。甚至为你在侯府办笄礼,也不过是想通过你攀附权贵罢了。”

徐娇眼中的恨意,渐渐转化为一种难以名状的生机。

梁栖月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:

“因此,你得活着,好好活着,活下去才会有无限可能。不过一支毛笔,断了又如何,只要你活着,这天下的毛笔是用不尽的。”

随着她的话语落下,只听一声轻响。

锐利的却坚硬的残破毛笔,从徐娇手中,掉在了石板路上。

徐娇捂着脸,跪在地上痛哭。

“可是姑表叔母,我太了解她们了。今日徐泽没有得逞,他一定会在祖母面前说您的坏话,从而连累到您。我烂命一条,不如就和他一起死了。”

梁栖月心中大石落地。

只要徐娇愿意沟通,那就意味着事情还有转机。

就在这时,紫述领着大夫匆匆赶来。

看到徐娇身上脸上的伤,大夫都没忍住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对一个姑娘下这么重的手。”

梁栖月还是不放心徐娇,对紫述道:

“你带她回咱们院子,这事千万不能声张。今日来的人都有些身份,若被人知道了,对她的影响是毁灭性的。”

“您放心,奴婢一定看好她。”

等紫述扶着人安全离开,梁栖月便准备去宴席上。

徐娇今日只能缺席,她须得设法稳住局面。

估摸着迷药散得差不多了,梁栖月重新进入佛堂,把香囊捡了回来。

然而迷药的稀薄程度,比她想得要弱上许多。

她眉间轻蹙,瞧了一眼徐泽。

确认他还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就是这么一瞥,梁栖月看到徐泽的衣领前,散落了两粒白色的东西。

像某种药丸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